當前位置:白鯨出海 > 資訊 > 正文

字節跳動在印度到底是虧是賺?他們是如何做到“表面”盈利的?

竺道  ? 
本文由 竺道(ID:zhudao_review) 撰寫/授權提供,轉載請注明原出處。

原標題:字節跳動在印度到底是虧是賺?他們是如何做到“表面”盈利的?

竺道.webp_副本.jpg

在印度運營的那些全球巨頭公司擁有復雜的組織體系,而真正為用戶提供服務的卻只是旗下擁有的幾家實體公司而已。更重要的是,這些“子公司”從來不會在年報中提到整體的財務業績,其中,Google Pay 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。那么,字節跳動是不是也用了這招呢?

Google Pay 在 2019 財年實現了 5100 萬盧比的利潤,而實際情況卻是——他們在與 PhonePe 和Paytm的競爭過程中,虧損了數百萬美元。同樣在 2019 財年, PhonePe 的虧損額是 190.7 億盧比,而 Paytm 的虧損額則高達 261.5 億盧比。

與之相類似的是,字節跳動印度公司及其合作方在 2019 財年實現了 3380 萬盧比的利潤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這家印度公司其實在為字節跳動新加坡公司“打工”,而與 TikTok、Helo 和 Vigo 沒有直接的關系:Helo 是位于特拉華州的 Bytendance 旗下的公司,Vigo 由 TikTok Singapore 控股,而 TikTok 則是 TikTok Inc. 的全資子公司。

根據字節跳動印度公司提交的年度財務報告顯示,該公司在截至 2019 年 3 月的財年中收入為 4.362 億盧比,其中廣告銷售的收入占總收入的 5%(即 2160 萬盧比),其余 95% 來自本財年向 TikTok Singapore 收取的服務費。

值得關注的是,字節跳動印度公司的總支出“竟然”略低于 4.1 億盧比,為什么會這樣呢?這是因為其香港和新加坡的母公司報銷了其中的一大部分費用,而印度公司僅支付了 610 萬盧比的員工薪水,他們的董事薪水也來自母公司,而沒有通過字節跳動印度公司來支出這筆花費。此外,字節跳動印度公司在廣告和促銷上的花費為 1.35 億盧比,在法律方面的費用為 1090 萬盧比,在雇傭合同工上的花費為 1.362 億盧比。

根據資產負債表顯示,字節跳動印度公司與其合作方之間的交易總額為 9.433 億盧比。其新加坡母公司已經報銷了大約 9300 萬盧比的員工工資和租金,另一筆價值 9000 萬盧比的合同雇員的工資則由字節跳動香港公司報銷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字節跳動印度公司還通過向 TikTok Singapore 發行股票獲得了 3.45 億盧比資金。目前為止,該公司已經積累了超過 1.3 億- 1.4 億的月活躍用戶量,在印度的總用戶基數約為 2.4 億。然而,該公司在當地的三個投資組合(TikTok,、Vigo 和 Helo)卻每月花費著數百萬美元,但他們產生的現金收入卻不太可能能超過這個支出。類似的還有 Helo 的競爭對手 SharChat,該公司在 2019 財年虧損額達到了驚人的 41.5 億盧比,實際運營收入為零。

與 Google Pay 類似,字節跳動在印度通過他的幾個實體來運營業務。因此從表面上來看,其印度公司呈現出的狀態是盈利的,而實際上它卻損失了數億美元。但由于新加坡、美國和香港政府不允許第三方進入企業的資產負債表,所以我們永遠也不會知道他的實際損失有多大。 

本文相關公司

字節跳動認證

本文相關產品

TikTok - Real Short Videos

TikTok - Real Short Videos

階段:已上線

平臺:iOS,Android

所屬類型:應用


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、分享本文

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

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
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
平特四连肖网